方陣人力資源集團

現場招聘:027-87326663

委托招聘:027-81773227

874萬畢業生即將邁出校門,2020搶人大戰目標卻是藍領?

   八百多萬畢業生因疫情困在家中時,一場城市間的“搶人大戰”正熱火朝天打響,只是這一次,畢業生并非主角。


  包車、包機、包高鐵、發放大額拉新補貼,招工優惠政策花樣繁多——這次城市之間的搶人對象,是尚未返程的藍領工人群體。中國有超過2.8億農民工群體,但“用工荒”卻在近幾年越發凸顯,在這一波由疫情引發的“搶人大戰”后,藍領階層是否會成為未來城市爭奪的新重點?


874萬畢業生即將邁出校門,2020搶人大戰目標卻是藍領?

  “搶人大戰”第四季,


  另一種“搶人”


  按照此前教育部公布的數據,2020屆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將達到874萬人,同比去年增加40萬人。疊加2020年春節前爆發的新冠疫情,波及大量中小企業經營,對于大學畢業生而言,今年的就業形勢異常嚴峻。


  如果不是這場疫情,這874萬畢業生恐怕是眾多二三線城市“拉新”的重點對象。早在2017年春天,一場城市間的搶人大戰就已經打響,到了2020年第四個年頭上,這場大戰就已經進入“第四季”。


  2017年初,武漢啟動實施“百萬大學生留漢就業創業工程”,提出力爭“5年留下100萬大學生”,成為第一波搶人大戰城市中最為顯眼的一個。隨后,包括南京、杭州、成都、西安、長沙、青島等在內的多個城市也相繼推出人才新政,部分城市甚至提出了“中專以上學歷零門檻落戶”政策,一場持續三年的城市人口爭奪戰就此打響。


  不過,在這個2月底,當八百多萬應屆畢業生還困于家中時,多個城市已經提前開始另一場“搶人大戰”,只不過,搶的是藍領工人。這次,受疫情影響復工壓力最大的浙江最先動手,被稱為“包郵搶人”,包車包機包高鐵、免費接送員工花樣百出,更是有企業人士戲言,“2月不搶人,3月徒傷悲!”


  其實,加快復工只是表面原因,深層次原因就在于,即便沒有疫情,“用工荒”已經是中國城市多年存在的普遍難題,為了防止在疫情下藍領們就近務工或者被其他城市搶走從而加劇用工難題,各大城市之間為了“搶藍領”出臺的復工補貼政策花樣繁多,報銷、送錢、落戶加分層出不窮。


  以西安為例,搶“工人”的硬核政策中就包括:企業新招用員工,簽訂一年以上勞動合同并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的,給予1000元/人的一次性社會保險補助等等。而南京則直接給出了落戶積分獎勵:南京市對符合《南京市積分落戶實施辦法》中落戶申請條件的復工復產企業來寧返寧員工,給予一次性落戶積分12分的獎勵,并對落戶事項加快辦理。


874萬畢業生即將邁出校門,2020搶人大戰目標卻是藍領?

  人口紅利衰減下的存量廝殺,


  “藍領”是否會成落戶主力?


  隨著各大城市持續推進產業轉型升級,新增就業崗位多、人才需求量大,對人才的競爭成為必然。


  不過,如果將今年春天特殊的“搶人大戰”與此前幾年城市之間的“搶人大戰”進行比較,引人深思的問題就是,在人口紅利衰減下,穩定的勞動力已經是城市各行各業重要的資源,也是保持當地經濟穩定的重要因素,那么,在存量廝殺下,“藍領”能否成城市群新的落戶主力?


  在今年春天的搶人大戰中,多地拋出的招工補貼中最為引人注目的當屬富士康。以鄭州富士康為例,作為蘋果手機最大的組裝工廠,其員工規模在20萬左右,高峰時曾達到30萬左右。但因為疫情的原因,大量務工人員困于村鎮,鄭州富士康復功率被業內預測不足50%。在兩周前拋出3000元補貼招新后,為加大復工力度,鄭州富士康日前再次增加獎勵,新入職員工在滿足相關條件后可獲現金7000元。


  重金懸賞“拉新”,可以看出富士康對于用工需求的急切。如果拋開疫情特殊原因,考慮到用工需求持續保持穩定,是否可以將這批潮汐化的年輕人留在鄭州?城市之間的搶人大戰,就真的只能是“大學生”嗎?


  中國人口紅利見頂在這幾年已被廣泛討論。先看一下人口紅利概念,是指一個國家的勞動年齡人口占總人口比重較大,撫養率比較低,為經濟發展創造了有利的人口條件,整個國家的經濟呈高儲蓄、高投資和高增長的局面。


  然而當前,我國正處于人口發展的重大轉折期:一方面,從我國當前的勞動力人口(16-59周歲)比重來看,已經多年呈現下跌態勢。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占總人口比重為64%,而在2005年這一占比為76%。值得一提的是,這一占比自2012年開始就一直持續逐年下滑。另一方面,即便放開了“二孩政策”,我國的人口出生率仍在下滑,2019年的人口出生率僅為10.48‰,再刷新歷史新低,這也意味著未來勞動人人口增加的壓力巨大。


  針對前幾季的“搶人大戰”,有聲音指出,搶的不是年輕人,而是年輕人的六個錢包,并將搶人大戰與地方政府另類刺激房地產市場聯系起來進行解讀。但事實上是,難道地方政府爭搶年輕人,真的只是淺薄地盯著樓市這塊蛋糕么?恐怕引爆樓市只是錦上添花,改善人口結構、提高年輕化比例,解決養老金缺口同時減輕公共財政壓力、提升城市經濟活力等種種好處才是真正原因。


  所以,隨著戶籍政策松動不再是阻攔人口流動的硬性門檻。對于忙于復工的眾多城市來說,這個春天的“搶人大戰”可以解決一時之憂,在未來幾季爭奪人才,是否會把“藍領”納入重點范圍?


874萬畢業生即將邁出校門,2020搶人大戰目標卻是藍領?

  北上廣深還是小城鎮?


  僧多肉少的資源大比拼


  不過,不管是藍領工人,還是等待就業或者已經進入職場的年輕人,在人口流動中成為城市的血液,能否最終留下來成為城市的基石,要看這個城市能否給予他們足夠的歸屬感和安全感,這一點,不分北上廣深或者小城鎮。


  日前,有研究機構發布2020屆春節前后高校畢業生就業意向城市線級分布數據,新一線城市、一線城市漲幅回落,呈現負增長;二線城市意向率出現3.23%的明顯漲幅;三四線城市的意向度漲幅為1.46%和0.08%;五線城市呈現小幅下降,為-0.09%。


  僅從這組數據來看,相對于一線城市的高節奏,高壓力、高消費、高租金的生活,二三線城市開始更受年輕人青睞,這一點從2018年多個城市發布的統計公報數據也能看出來,在當年人口流動吸納最多的城市中,以南方一些副省級城市、省會城市,以及部分中西部的城市吸引人才為多。其中,常住人口增長最快的是深圳、廣州,其次是西安、杭州、成都、重慶、鄭州、長沙、寧波與合肥十個城市。


  不過,人口在某一端時間內集中涌入,也在考驗一個城市基礎設施的規模是否能夠承載。以深圳為例,根據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深圳常住人口增加了49.83萬,增量居全國首位。但是, 2019年下半年,深圳市龍華區、福田區、坪山區三區均發布2020年學位預警,預計小一、初一學位缺口數萬個?梢钥闯,隨著年輕家庭涌入,深圳的基礎教育資源短缺開始凸顯。除此之外,深圳也是我國唯一沒有985、211大學的一線城市。


  另外從十個城市醫療資源對比來看,深圳在衛生醫療機構數量以及床位數上,也排名靠后,但常住人口總數位居十大城市前列。有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每千人口醫療衛生機構床位數6.03張。而深圳2018年,這一數字僅為3.65。在2018年人口涌入的前十大城市中,基礎醫療資源并不占優勢。

  

 

     備注:前四項數據來源為2018年十城統計公報,每千人床位數為計算獲得=(床位數/常住人口數)*1000


  不可否認的是,雖然在北上廣深一線城市打拼,工作機會相比二三線而言會多一些,但資源分配上卻要面對的是僧多肉少的境況。也許對于初入社會的年輕人而言,最重要的還是職場的歷練,但一旦想要成家立業,房價接受程度、教育以及醫療資源可得程度都變成心靈天平上的重要籌碼。


  同樣的,對于藍領工人群體來說,當用工荒來臨時,他們被企業和城市迫切地邀約,但在他們付出勞動的同時,城市又是否能把他們的家庭生活、子女上學等后顧之憂解決,是否能讓他們真正享受到市民待遇?《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從總量看,我國農民工總量已達到2.88億,不過2018年進城農民工數量比上年減少了204萬。


  拉新,以及拉新背后的基礎設施承載力,這些都在考驗著中國日益崛起的城市群,也許搶人大戰“第四季”并不能在短期內看出城市格局的變動,但或許影響未來城市群最大的變數,就在這批藍領與年輕人身上。


最新職位
江西打麻将的新规定 江苏快3投注 中盛投资 海南4 1下载安装 联投灵活配置二期私 上海麻将 1分钟一次的极速赛车骗局 湖北体彩11选5玩法 全民欢乐捕鱼6期作弊器 广东麻将胡牌 海南大飞鱼